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-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| 发布信息 | 会员登录 | 资讯中心 | 客服中心 | ENGLISH

徐枫:汤臣集团董事长 人间极品女人

中华生意网 ‖ 添加时间:2009/7/16 11:38:34 点击:8554

有位作家曾说过::天下女人漂亮的很多,高贵的也很多,但大多漂亮而不高贵, 高贵而不漂亮,既高贵又漂亮,才算得上人间极品。——汤臣集团董事总经理徐枫。

  徐枫生平:

  徐枫原籍江苏宝应,1950年出生于台北。在就读于育达商职二年级时,便考入了联邦电影公司,当年她才16岁。

  她的银幕处女作是与上官灵凤、苗天等人主演的,胡金铨执导的《龙门客栈》,初出茅庐的徐枫也凭借这部处女作赢得瞩目,开始了其星光闪闪银幕生涯。最初的徐枫是以拍摄古装武侠片为主,曾在多部古装武侠片中担任女主角。她主演的这类影片较著名的有《侠女》、《黑道行》等。凭借在《侠女》中的出色表演,她曾当选第九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有希望女星。

  1976年,徐枫达到自己个人演艺生涯的第一个高峰,凭借在《刺客》一片中的出色表演,她获得了当年的第十三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。之后她又接连主演了《八百壮士》、《血连环》、《侠士、镖客、杀手》等一系列影片。

  在1979年,她和归亚蕾等人主演了陈耀圻执导的历史题材的传奇影片《源》。据说该片的完整版本长达3小时30分,但发行时却删剪为2小时10分,因此似的本片显得有不少场面交代不清,但尽管如此徐枫饰演的主人翁吴霖芳却为她赢得了一片喝彩声,该片又为她赢得第十七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。

  除了几度扬威金马奖之外,徐枫1974年主演的《大摩天岭》一片还为她赢得了第二十二届亚太影展金皇冠盾牌奖。演艺事业达到顶峰的徐枫,在再次摘得金马影后之后,在银幕上继续自己的辉煌事业。不过在在4年之后,也就是1984年她将事业的重心由台前转往幕后,成立汤臣电影公司,并自己亲自担任制片人。

  丈夫汤君年:汤臣集团创办人

  汤君年是汤臣集团创办人,上世纪60年代于台湾以卖窗帘起家,70年代投资房地产。汤臣集团是汤君年与太太徐枫创办,成立于台湾,及后于香港上市,其业务横跨两岸三地,鼎盛时期曾拥有香港五家上市公司,包括汤臣集团、川河、世贸中心集团(现鹏利国际)、富豪酒店及联合地产。

  汤君年1992年开始到中国内地投资。身为汤臣集团总裁的他,本是上海人,移居香港后对家乡有一份浓厚的情意,深信上海滩有天会重现三四十年代的繁华,于是他转战上海,成为首位投资浦东房地产的港商。今天,汤臣的名字,已成为浦东区内豪宅的象征。

  徐枫和丈夫的感情一直非常深厚,由电影界到商界,二人都合拍得很,甚至连生活小节上,都十分配合。汤本性节俭,住的房子又大,每次出人一个地方,由客厅走到饭厅,都惯性地在离开时顺手关灯,也以此作为教育孩子的方法,有钱也不能浪费。但汤这种关灯悭电的行为,却往往令未离开的人置身漆黑中,而成为朋友圈中的佳话。

  汤君年与徐枫育有长子汤子嘉及幼子汤珈铖。现年22岁的汤珈铖17岁时便获父亲赏识其商业奇才,当上汤臣集团董事。不过汤珈铖自幼性格孤僻,13岁时还曾患忧郁症而被逼辍学,看遍名医都没有改善,但出任汤臣董事后却不药而愈,目前已全面接手发展家族生意。

 徐枫一个侠女的华丽转身(一)

  胡金铨,香港影坛武侠电影的开山鼻祖;汤君年,沪港两地房产界举足轻重的人物;陈凯歌,中国当代电影不得不提的一个名字??徐枫,她的生命轨迹与这三个男人密切相关。

  她是当年胡导电影长期任用的女一号,两届金马奖影后的获得者;她是汤太太,也是汤先生最得力的事业伙伴;她是陈凯歌眼中最好的电影投资人和黄金搭档,她促成了陈凯歌与《霸王别姬》相遇、相拥。

  所以,我们与她面对。

  “现在我明白对一个女人来说,最好的珠宝是自信,我不需要任何钻石再来证明我的什么。”

  美丽

  徐枫美么?

  这个问题盘桓在采访前所有等待者的心中,因为看过电影《龙门客栈》的人都知道年轻时的徐枫勿庸置疑是一个美人,她的冷艳是动人心魄的。“美丽永恒”,是所有人对美人当然的瞩目与期待,也是美人分内永远的责任。

  徐枫出现了,远不如我们想像中那么衣着华贵;可是当你面对她的眼睛,你会发现,那么夺目的眼神,闪亮的是真正的明星光芒。“很漂亮的眼睛。”一旁的摄影师赞美着,迅疾地按动快门。

  想起当年试镜的时候,胡金铨导演出了一个题目:面对所爱男人与其他女人的结婚照……徐枫不懂演戏,看着照片,想起自己的身世,不由自主地流泪。一旁的胡导直喊zoom、 zoom,一再要求摄影师给眼睛一个特写镜头。那双眼睛打动了胡导。徐枫以最高的分数赢得了角色。

  徐枫不介意说起自己的当年,“电影公司要从一千多个人当中选12个演员,我家里很穷,没什么衣服,所以无论是拿去的照片还是两次电影公司试镜,我都穿着同样的白裤子和蓝白横条T恤,当时别人觉得我穿得这么土。”

  当年自认为很“土”的徐枫依旧被选中了。而谁都知道在多年后的威尼斯影展上,听闻《霸王别姬》获奖的“小道消息”,徐枫从容调度,以自己的衣着品位,为巩俐选择合适的服装。 “30多岁的时候,有5年我曾经很爱珠宝,现在明白对一个女人来说,最好的珠宝是自信吧,我不需要任何钻石再来证明我的什么。”爱过的珠宝褪下了,化作凭空的影子,悬浮在半空中若有若无地增添着今天徐枫无法收敛的雍容。

  “你希望别人夸你美丽还是能干,只能选择一项?”没有犹豫,她说:“能干。”

  “工作劳心,会让一个女人……”

  “折旧率比较高。”徐枫接口很快,答案幽默。

  “担心老么?作为一个美人会特别担心这一点?”

  我听到了一个意外的回答。“美人?说我好看的人很多,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漂亮。我是丑小鸭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比别人付出更多,学习更多的东西,变得更有内涵。会担心老,因为老了要戴老花眼镜,戴助听器,必须依靠一些外在的东西才能生活,我不喜欢这种无法自主的感觉。容颜的衰老,也许会有害怕,但是我记忆中似乎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呀。”

  “别人夸我漂亮,我会高兴,但不会特别高兴。第一,我不会特别相信。第二,我不是特别沉醉于别人称赞中的人。因为那不重要。”

  美人如何能变得聪明?徐枫给出的回答是:忘记它,忽略它??美貌。
 徐枫一个侠女的华丽转身(二)

  “从16岁开始,整整15年,我在武侠世界、电影社会中成长,‘忠孝仁义、侠义恩仇’这些传统的道德观深入我的骨髓。”

  侠女

  徐枫演了15年的女侠。在屏幕上,她很少缠绵而温柔,只知道独立、自主,有力量。

  她说,小时候,自己内向而温良,与那些角色之间相差甚远,可后来一切在潜移默化间变化。

  “一次,跟汤先生去坐地铁,看见座位上有一排很流气的年轻人不肯让位给老人家,我挺身而出,去教育那些年轻人不懂礼貌,汤先生在一旁撞了我一下又一下,我都不理会。出了地铁站,汤先生紧张地说你真以为你是侠女么,你是虾米呀。” 说着,徐枫爽朗地笑,笑容大方。

  嫁入豪门,我们熟悉的版本是美丽的女演员成为少奶奶。可徐枫说:“不。 每天购物,喝咖啡,讲是非,传八卦,那种生活,我过不开心,要折寿的。每天伸手向丈夫讨钱?有的女人也可以幸福。可我做不到。” “才结婚的时候,汤先生让我象征性地管管公司账务,我就很认真地去帮忙算账,结果算了四遍账目数字都不一样。我觉得快疯掉了,我受不了自己变成一个完全没有用的人。”

  武侠世界把徐枫训练得很“男人”。在浦东10年,她帮汤先生做房产生意,那样的气魄人人赞赏。徐枫知道自己有大侠风范,“处理大事,我的决断力与判断力都很好。我的优点是有韧性,压力越大弹性越好。我的缺点是不能接触琐事,讨厌别人拿小事来烦我。所以我对工作伙伴和属下说??任何事不要对我描述过程,只要告诉我结果。”

  电影世界不仅教会徐枫“刚性的思维”,她说,“从16岁开始,整整15年,我在武侠世界、电影社会中成长,‘忠孝仁义、侠义恩仇’这些传统的道德观深入我的骨髓。”

  “孝字当先”,徐枫曾经为了满足母亲的临终遗愿,像一个老式的女人那样决定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,嫁给了她并不爱的一个朋友,走上了命运的岔道。可最终,这样的徐枫,赢得了众人艳羡的第二次婚姻,因为“义字当头”。

  “富家公子娶女演员。很多人像你这样想:一定是‘容颜上的一见钟情’,其实汤先生认识我很久了,有人问他为什么隔了这么久才追我,他说以前绝对不相信一个女人会在离婚之后,拿钱给前夫还债。他不相信女人有这份义气。我这样做了,汤先生觉得我是不一般的、特别的,特别值得珍惜的……”

  “前两天,我问汤先生,你这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?他说是你呀,这话听得我很窝心。”

  爱

  在采访中,徐枫说起自己一段“奇异”的重病经历。听者容易忽略其中的“奇异”,因为不断听到这样的叙述片段:“两个儿子几次从国外打电话来说,妈妈你去巴黎,一定要小心。 汤先生那天说他一定要送我上飞机场,在机场他说凯歌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徐枫……”

  亲人的爱护就这样自然地在徐枫话语间弥漫开来了。

  曾经,徐枫生长在一个缺少爱的环境中。“童年,我是看着继父的脸色长大的,如果说在饭桌上我想夹菜,我一定会在意看他的表情。”如此的徐枫才出落得特别乖巧、懂事,在片场被胡导夸奖??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能耳观八方,眼看十六方。

  “从小养成的习惯,我会为周围所有的人着想,我很懂得怎么爱别人,可周围朋友说,徐枫,你最大的缺点是不爱自己。是,我总是为周围所有的人操心,而不会操我自己的心。因为从小,我就不知道如何去爱自己。我不懂得如何为自己。你说我会想拿什么去犒劳自己?从来没有过,我不知道。”

  幸好,这样的徐枫遇到了汤先生的托管。

  “我犹豫过,可汤先生的追求攻势深深让我感动,无法抵挡。当时公婆并不同意他娶一个演员,他很坚持。我的公婆日后告诉我如果当时他们不同意汤先生的婚姻,那么他们就会失去一个儿子。”

  闪电般的半年的恋爱,以后的二十年,徐枫与汤先生在现实生活的打拼中共进退。对此,今天的徐枫像所有的小女人一样“不满足”,“我希望所有的女人都好好享受你的恋爱时光。恋爱的时候是最最快乐的。”

  “什么可以使自己快乐?”徐枫对物质毫无贪心,她仔细地想着,似乎对于自己过往所有的总结都与爱有关。“20岁的时候,我的生命快乐在于我希望母亲生活得很好;30岁的时候,我的快乐是希望和汤先生永远永远在一起;40岁的时候,我希望我的两个孩子健康 、幸福。现在,现在我只想要一份平淡的生活,“就是你的生活不需要求人、借钱,过得很轻松,有爱你的丈夫,有儿有女。??其实女人的幸福,平常的才是最不平常的。”
 如今的徐枫其实离她的快乐目标很接近,惟一的“拖累” 只是偌大一份家业,汤臣影业与汤臣房产。徐枫与汤先生陷入彼此的事业中难以自拔。 “汤先生说,我们这么忙,你的身体又不好,你还要拖着电影做什么,而我时常和汤先生说,我真的不要你生意做得这么大,我们俩都不是热爱物质享受的人,我们需要这么多钱做什么,我们放开这一切吧。”可是,他们知道谁都无法说服谁。

  于是,这对忙碌的夫妻疏于谈情疏于说爱,没事两人就讨论着究竟是房产有永恒的意义还是电影有永恒性。可是爱的烟花一不小心还是闪现、迸发着,“汤先生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。几天前,我问他你这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?我以为他又会说房子,可他想都没想,头也没回,说——当然是你啦。当然,他的回答让我很窝心。”

  上天厚待懂得爱的女人。

  徐枫一个侠女的华丽转身(三)

  “看电影的快乐,就是觉得很幸福。”

  电影

  《美丽上海》让徐枫再次成为焦点人物。但就是这部影片在电影圈、时尚圈风生水起时,徐枫却说,拍这部电影就像在水面下偷偷划水,筹备、宣传,一切都是我瞒着汤先生暗暗操作,汤先生总说做电影太累,但我就是离不开。

  曾经,演戏对徐枫来说就是一份挣钱的职业。“拍戏很辛苦,我想哪一天我不再拍戏了,一定意味着我的钱挣够了,家人衣食无忧了。”那一天是随着婚姻到来的,汤先生的家人要求徐枫婚后不再拍戏,徐枫想都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。她轻松无比,觉得终于可以永远摆脱水银灯。

  不久,汤先生哄太太高兴,给了徐枫一笔钱,400万,说那笔钱可以买珠宝,可以买房子、可以投资做任何事。徐枫无数次地在先生面前嚷嚷过“投资电影的人都是浪费钱的傻子”,可一拿到钱,出于“本能”反应,她就想投资拍片。她说“我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”,她意外地发现曾经抱怨的电影已流进她的血液,是她生命的一分子。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离开电影。

  那个电影公司不被所有的人看好。汤先生说,你可不可以不用汤臣的名字,别砸了汤臣的牌子。可是,谁都没有想到,“汤臣影业”声名远扬,因为投资拍摄了《霸王别姬》、《滚滚红尘》……徐枫在圈内成为对电影有超常判断力的“金牌制片”。

  判断力的背后是直觉,直觉的背后是一个朴素极简的真理 ??“我选择拍一部电影,首要的标准是它必须感动我。”

  “《霸王别姬》能打动我。没错,我一直很传统而保守,我无法理解同性恋。可看完剧本,我忽然理解了那种感情,以及他们之间所有错综复杂的情谊。剧中没有人是讨厌的,菊仙的爱没有错,蝶衣的爱没有错,戏班师傅的严厉没有错,每个人都是情有可原的。”

  徐枫是一个从来不去片场干涉导演导戏的制片,每一次,她都定心地坐在观众席上,像一个观众那样地看样片。

  “你大概难以相信,到现在我看电影,都经常被感动得有哭的冲动。女人永远是感性的,我很享受这种被打动的快乐。所以我喜欢电影院的感觉,灯光暗下来的时候,我不是老板也不是侠女,只是单纯地相信一切令人感动的东西。我不以能站在内行的角度分析电影为骄傲,却觉得至今依然能享受看电影的快乐,很幸福。”

  徐枫记得上一次差点落泪,是看彭小莲导演的《假装没感觉》,片中的女孩子让她想到了自己并不幸福的童年。其实看电影就像看人生的倒影或是射影,前尘往事还是未卜的将来,踏响了我们心中的共鸣,便释放出它奇妙的威力。坐在银幕前的徐枫,也许正是一次次审视自己的人生,每次都有新的感动,也有新的疑惑,但对自己负责任的女人,从不觉得遗憾和悔恨。  

  采访结束,已是夜晚。天黑了,我们起身,所有的灯要关了。徐枫很冷,看见她披着皮草披肩要出门去,忽然间,有一种戏要落幕的感觉,恍惚间,仿佛是水银灯下的场景。

  当年,胡导教徐枫演戏要用真心,只有真心投入,眼睛里会有戏,才能演好。徐枫一定是始终记得胡导教诲的。因为在人生这出戏,她也投入了很多的真心与真诚,所以她的人生才如此让人动容。


关于我们   |   招贤纳士   |   重要提示   |   广告服务   |   网站地图   |   客服中心
Copyright 2004–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70134号
全国咨询客服电话:021-60515138\13917337189 ( 9:00-18:00 )
沪ICP备05041411

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